念旧!CFPL史上最年轻的三连冠选手

  汪浩,ID:念旧,1999年出身于江西南昌,现效力于SV电子竞技俱乐部。曾取得了包括TGA大奖赛冠军、CFPL S8-S10赛季三连冠、CFGI国际邀请赛冠军、CFS 2016世界冠军等在内的头衔,集穿越火线各项赛事荣誉于一身,成为当今CF职业选手中最炙手可热的一名超级小将。

CFPL

  年少成名战服却被对手质疑

CFPL

  每个人都曾有被别人怀疑的时候,对于怀疑我们能做的就是证明自己,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实力。每次网友都会在念旧拿到各项大赛的冠军时翻出上图中的帖子,一方面是嘲讽当初那些怀疑念旧的人,另一方面似乎也在嘲讽着我们自己。作为一名普通的CFer,连小编自己有时都会在对方发挥好的时候,口不择言的大喊“对面那个人肯定是挂”的可笑说法。

  而我相信当年枪法犹如自瞄般的念旧,更加成为了整个江西一区的怀疑对象。这样的说法也导致念旧当时所在的线上战队“无限压制”被孤立在江西一区的战服乃至兵服频道。而对于真心热爱CF的念旧而言,肯定不甘心这样的结果。于是16岁的念旧在家长监护的情况下参加了2015年百城联赛的个人赛,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职业道路。

  梦想的起点——红灯笼俱乐部

  念旧真正走进大家的视线是在CFPL S6的季后赛中,年轻的红灯笼将老牌强队汉宫送进了保级赛,继S5赛季的“黑八奇迹”后又创造了“黑七奇迹”。进入四强的红灯笼在半决赛被AG轻松带走,但首次参加CFPL就进入四强的成绩,对于红灯笼这支年轻的队伍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了。

CFPL

  可惜,红灯笼的好景不长,虽然念旧本人在CFPL S7的全明星赛中拿到了枪王、狙神以及技巧王三项个人赛的第一,成为了全明星赛最大的赢家,然而在季后赛中,先是被田丰领衔的EP击败,接着在保级赛中又被爆发的王振打爆,直接掉出了CFPL的保级圈。

  不得不重新来过的他们,通过百城联赛顺利进入到TGA大奖赛。凭借两届CFPL的丰富经验,念旧所在的红灯笼以2:0的大比分轻松战胜创易,拿到了2015年TGA冬季赛的冠军,并且得以重回CFPL舞台。而念旧也在个人赛中问鼎金枪王,成为了CFPL与TGA的双料金枪王。TGA之后,已经完成了转会手续的念旧回到EP。红灯笼则从AG租借来宠儿,拿到了2015年的NEST冠军,这对于念旧来说是一次不大不小的遗憾。

  “一老一少”相互成就,称霸2016年

  S8赛季前,VG收购红灯笼的参赛名额,马哲与18、4mE以及新加入的念旧一起从EP转会至VG,而念旧在与elegant、安可、嗨嗨短暂分离后再次组成一队。这一次在老大哥马哲的带领下,彻底盘活了这些潜力无限的年轻小将,尤其是将念旧推向了职业生涯的巅峰。

  S8赛季总决赛,VG以3:2险胜AG,念旧也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CFPL冠军。紧接着在老大哥的调教下,念旧一发不可收拾,CFGI上凭借自己出色的枪法与反应,在A.V大战中再次获胜。其中,在一个逆天的1v3残局后,那摆手的姿势似乎在说“没有用,没有用”。

CFPL

  而这样的场景几乎出现在了2016年的全部比赛中,包括后续的CFPL、CFS以及WCA,念旧多次拿下精彩的残局与个人击杀,而我们可爱的网友也把这些镜头做成了念旧个人精彩集锦视频,并被他本人置顶在微博上。

  扬帆起航,海阔天空

  由于VG业务重心的转移,2017年初便将整队出售给了前文提到的SV战队,念旧跟随老队友一起来到SV,继续他的精彩演绎。第一战就是IEM欧洲邀请赛,面对其他三支欧洲劲旅,SV毫无悬念地拿到了冠军,而这也是念旧第一次出国飞这么长的时间进行比赛。

  随后在刚刚结束的2017 CFPL春季赛决赛中,SV力克TGF问鼎冠军,念旧也成功蝉联CFPL三连冠。其中念旧本人还在常规赛期间荣膺MVP,成为了现在个人荣誉加团队荣誉的佼佼者,而此时的念旧还差4个月才满18周岁。

CFPL

  千里马难遇伯乐,而念旧遇到了马哲

  纵观念旧从出道开始的红灯笼,到短暂停留的EP,再到称霸2016年的VG,最终到扬帆起航的SV,似乎身边总有一批可靠的队友。而最关键的莫过于加入VG前的那次决定,这次决定的背后,可以说是慧眼识人的马哲成就了念旧,也可以说是个人实力出众的念旧回应了马哲。

  在念旧加入到EP之前,不管是屡次止步CFPL亚军的18,还是CFS 2015世界赛遭遇滑铁卢的马哲,似乎都缺少了曾经的那股激情。念旧用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极限击杀点燃了他们,用自己的青春之火将燃烧殆尽的老将们再一次拉回到了曾经那个“赢了一起狂,输了一起扛”的激情岁月。所以在小编看来,念旧与马哲之间,可以说是既有战友与师徒情谊,还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友谊。

CFPL

  最后,陈奕迅的一句歌词送给念旧,“我相信做好自己,我相信我就是奇迹,我要超越奇迹。我知道我心里,会有更大的天地,要相信自己无限极。”关于念旧这名年轻小将的故事仍在继续,现在的他还远未达到极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