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年电竞开拓,CF成就草根玩家的电竞梦

  2008年,《穿越火线》百城联赛启动,全国各地的玩家纷纷报名参赛,在超过150个城市掀起全民电竞热潮。9年拓荒,CF(穿越火线)电竞融入了亿万玩家的生活,成为电竞大“熔炉”,玩家在线上结识战友,线下比赛中体验电竞氛围,甚至邂逅佳缘。

CF

  比如来自安徽的张瑞龙,退伍后,他在“火线”战场重拾机枪,9年CF电竞路,他收获了另一批“战友“。他们享受比赛,是全民电竞最真实的写照。

  青春给了部队,也给了电竞

  “男孩子都喜欢枪嘛!”,从小就有英雄梦的张瑞龙是不折不扣的枪械迷,《穿越火线》公测时就吸引了他的目光,“当时CF当时在全国都很火,在网吧,公交车上,回家路上,年轻人都在讨论这个游戏。”张瑞龙也不例外,对枪械的热爱使他很快上手,18岁那年他参加了766联赛,并进入安徽赛区四强。本来志在夺冠的他中途接到了入伍通知,年少的电竞梦只能暂时搁置。

  入伍后,因为对枪械感兴趣,打靶训练他准备的最充分,还曾因为成绩好受到领导表扬。

  退伍后的张瑞龙回到家乡,在等待工作安置的一年多时间,他重拾自己的AK-47,再战火线赛场。每天训练8-10个小时,只为了练就“一枪爆头”的技巧。与职业战队相似,自练枪法之余,还要与其他战队进行训练赛,赛后也要及时总结失误。在队友眼中,张瑞龙训练时脾气火爆,会言辞激烈的指出队友的错误。他也表示,自己是对事不对人:“如果我认为能赢下来的比赛,我就一定要赢,绝不允许失误”。

  高强度的训练收到了回报,从城市赛冠军到省赛冠军,张瑞龙一步一个脚印,枪法也逐渐炉火纯青。终于在2016年,张瑞龙的队伍夺得了安徽省冠军。

  不为奖金,只为享受比赛

  几年来他坚持参加百城联赛倒只不是为了取得成绩和奖金,更是为了享受比赛的氛围。百城联赛城市赛奖金500元,省赛冠军3000元。“这些奖金还不够补贴车费和食宿费用。开车去其他城市参赛,光是油钱就300多”,张瑞龙深知网吧比赛奖金少,单靠奖金难以握有盈余。他坚持参赛的原因也不是奖金:“大家伙在线上训练,和到线下打比赛感觉肯定不一样。而且还能一起喝喝酒,聊聊天,讲讲各自的故事。”

  与队友并肩作战,对酒当歌讲述游戏人生——这就是电子竞技带给张瑞龙的快乐。

  与职业选手一样,27岁的张瑞龙已算“高龄”,他深知自己的训练时间越来越少,对自己在团队中的定位也逐渐从选手转为领队,“去年拿省赛冠军的时候我就是替补,这几年训练量已经没有时间保证了,我更多是以队长和领队的角色带着队伍一起前进”,今年他的队伍人员重组,加入了三位刚成年的小将,“主要是带带新人,先进省赛再说。”

  张瑞龙会以二老带三新的模式争取开个好头,计划秋季赛扩充一些队员,自己再回到领队的职位。

  放得下游戏,放不下队友

  对于未来的看法,他说努力赚钱,早点结婚生子给父母一个交代才是头等大事。当记者问他“能彻底放下CF吗?“,张瑞龙说,放不下的不是游戏,而是放不下游戏里的人。

  ”人越大,身边的朋友越少。”这么多年,张瑞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与”火线战友“朝夕相伴。同龄好友都已结婚生子,聊的话题与生活重点不在同一频道。他也更喜欢跟同城的队友偶尔出来吃顿便饭,一起聊聊游戏和人生。

  他坦言,“以后投入的时间肯定会少了,只能是有休息时间了,约上队友,边玩游戏边聊聊天,就像以前一样。”但即使不再冲锋上阵,张瑞龙也会关注前队友和本土联赛的发展,“毕竟投入了这么久,也想看看队友能把自己的电竞梦圆到哪一步,”张瑞龙说。这就是他,一个普通玩家不普通的电竞故事。

  尾声:

  每一个CF玩家都怀揣着一颗电竞梦,他们被SKY身披国旗的画面所动容,也曾见证中国电竞战队登顶世界之巅的荣耀。而CF电竞完备的赛事体系——百城联赛、TGA大奖赛、CFPL(穿越火线职业联赛)、以及CFS(穿越火线世界赛)等赛事为不同属性的玩家提供感受电竞的不同土壤。真正把“全民电竞”的概念变成现实。

  草根玩家或许天赋不足,但他们对电竞的感悟最为纯粹:在游戏中与其他CFer约战聊天;在百城联赛中突破自己。作为参与者,他们感受到的电竞精神无异于国际赛场上代表国家出战的电竞选手。他们追求的,就是在全民瞩目下秀出自己,成为队友心中的枪王之王。